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河南 > 企业单位 > 正文

保安夜班摔伤之后,12万治疗费该谁支付?

发布日期:2022/1/23 10:52:39 浏览:

保安夜班摔伤之后,12万治疗费该谁支付?近日,河南籍来沪务工的杜师傅寻求帮助,称自己是长安保安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保安公司)的一名保安,他在长宁区某商务楼上夜班巡逻时,不慎从楼梯上摔下,导致手臂等处骨折。杜师傅表示,事发后长安保安公司并未帮助其支付医药费用等。而杜师傅复诊后,发现伤情出现恶化、漏诊,按照医嘱进行了手术治疗,前后治疗费用高达12万元,这让外地来沪打工的杜师傅一筹莫展,只能四处借钱解决……接到投诉后,记者对当事人及单位进行了采访调查。当事人自述夜班巡更摔伤四处借钱治疗杜师傅说,去年6月,他经老乡介绍,前往名为长安保安的公司办理入职,先后在松江、青浦等地的项目上担任保安队员,负责日常巡逻等工作。去年7月,杜师傅根据公司安排,来到了位于长宁区的某商务写字楼,担任门岗的保安收费员,负责车辆的进出和停车收费工作。“我们分两班,早七晚七、晚七早七,轮班做。”杜师傅说道。“我除了门岗,这里的领导也会安排我们加班,做一些巡更打卡的工作。”在平稳工作了近一个月以后,7月底的一天,杜师傅完成了早七晚七的工作后,按照保安队长在工作群里的要求,杜师傅加班至半夜。当天晚上十一点多,杜师傅开始在大楼巡更打卡53个点,最后巡至大楼辅楼,由于没有灯光,杜师傅拿着手机照明,在下楼过程中,不慎滑倒。“当时我就脑袋一懵,走不动、起不来,浑身没劲,只能拿对讲机呼队友来帮忙。”随后,杜师傅在队友、队长的帮助下,搭乘120急救车前往医院急救。“受伤那天我从早上七点上班,一直到夜里十一点,18个小时没休息了。”杜师傅说,在急救室里,他要求公司或者保安队这边先行垫付医药费,遭到拒绝,无奈之下只能联系家里人,通过微信转账自付2000多元。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杜师傅表示,第一次出院后,他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养伤,公司的汪经理两次前来探望,后来他被要求离开宿舍。杜师傅不同意,强烈要求公司对他的摔伤负责,赔付医药费。但是,公司并没有回应。去年9月,在养伤一个月后,杜师傅感到受伤的手臂、大腿等处依旧疼痛难忍,前往医院复查,被告知伤情加重,还有骨折、肌腱断裂并没有得到处理。“按照医嘱,我住院开刀治疗,但是费用巨大,加起来要十多万,公司也没人管,我只能四处找亲戚朋友借钱,才勉强凑齐。”待第二次出院后,杜师傅日常生活中需要佩戴康复器材,并定期前往医院进行康复治疗,而治疗费用依旧高昂,一次康复需要200元,需要3-6个月的周期。“前前后后为了治伤,花了12万多,现在还要继续花钱,我没办法了。”记者调查劳动者签过劳务合同称当时是空白的格式文本近日,记者见到了杜师傅,他手臂和腰间还佩戴着康复用具,走路行动迟缓。“现在他们不承认我是他们的员工,我也找不到人为我的工伤负责,而且我现在医药费12万都是借的,我压力太大了。”杜师傅表示,现在首要的问题就是,自己明明在“长安保安”上班,受了伤,为什么公司就不管了呢?记者注意到,杜师傅非常注意证据的整理和收集,在他提供的表单里,既有详细的医院单据,也有大量的微信工作群聊天记录、标注时间地点的日常工作照、受伤当天现场的照片等。同时,杜师傅还保留了工作时佩戴的保安臂章、胸牌等,上面有“长安”“长安保安”的字样。而根据杜师傅展示的银行卡流水显示,河南和上海的两家劳务派遣公司账号,每月分批给杜师傅发放备注为工资的款项。“我的日工资是177元,加班的话算半天工资,每天上班,没休息。”杜师傅补充道。记者查看了杜师傅从公司拿回的《劳务合同书》复印件,上面也确实载明了甲方为河南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也有该公司的公章、杜师傅的签字。据杜师傅回忆,他去年6月入职,是在老乡的介绍下,通过微信联系了自称是上海长安保安公司的柴队长,并在其介绍下,来到了位于嘉定区的公司大楼。在一间办公室里,杜师傅根据公司工作人员的指引,签署了厚厚的一摞文本材料。“当时我是十一点到的,让我签字的材料很多、很厚,大约有六七十页,每页都要签字,一直到中午十二点,还没签完。”杜师傅回忆道。“我不记得都是些什么材料了,反正要写字的地方都是空白的,我只管签字。”杜师傅说,自己后来去找过公司的汪经理,他是负责杜师傅所在区域的工作,但是自己受伤后就不管了,没有下文。工会律师援助劳动仲裁将有结果在记者的联系下,杜师傅找到了长宁区总工会的援助律师、红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李秀鹏。李律师表示,目前当务之急,是解决杜师傅是否与长安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这需要提交劳动仲裁。记者了解到,申请工会法律的正式援助立案,需要首先确认劳动关系和区域管辖。李秀鹏帮助杜师傅首先进行了劳动关系仲裁的提交立案。李秀鹏表示,本案的难点在于双方劳动关系的确立。他认为,从现有证据来看,保安公司明显不愿意与劳动者直接建立劳动关系,只有通过劳务派遣单位才能进行用工。同时,通过检索相关案例,李秀鹏发现,该公司之前也有过相关的劳动争议诉讼案件,在劳动关系的确认上并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这个案件,在劳动关系的确认上,是存在困难和障碍的。相对来说,杜师傅保留的证据比较齐全,包括事发时现场的照片、平时接受保安公司指令的工作群对话等。这些对他比较有利。”李秀鹏补充道。“杜师傅的维权,从确定劳动或者劳务关系开始,之后再进行具体到工伤认定和赔偿。”据悉,杜师傅的劳动仲裁申请将于本月中旬开庭。企业回应负责人表示愿意积极处理解决记者根据杜师傅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了长安保安公司的汪经理。汪经理在电话中表示,事发后,公司愿意出面积极解决杜师傅的受伤治疗问题,但“对方不配合协商,且提出的赔偿金额公司难以接受”。汪经理表示,目前公司并没有对杜师傅在巡逻时是否属于工伤,进行公司内部的调查工作。至于双方的劳动或者劳务关系,汪经理强调,与杜师傅签订劳务合同的是河南的新县天脉劳务派遣服务有限公司,后续如果有相关工伤赔偿,也将由该劳务派遣公司出面解决。“目前,我们也就等着劳动仲裁开庭,具体等仲裁结果再议。”汪经理说道。专家观点劳动者入职不能忽视签字材料在诸多的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因为入职匆忙,往往会忽视对于签字材料内容的知悉和确认,这对于后续的维权非常不利。李秀鹏提醒,广大务工的劳动者在签署相关合同时,一定要看清内容条款,特别是空白的文本,一定不能轻易签字;明晰自己所签署的合同属于劳动关系还是劳务派遣,知晓甲方对象,留存有效的联系方式,以便主张自身的合法权益。本案中,杜师傅文化水平不高,在签署入职材料时,埋头签字却不知具体内容,这为后期维权主张也带来了一定困难。同时,对于不合理的超时加班要求,劳动者要勇于拒绝,以免造成过度疲劳引发的工作失误、人身侵害,尽可能加强自身的法律意识;一旦出现争议情况,及时保留微信工作群、电话录音、上班照片等信息资料,证明用工关系和争议的前因后果,这将有利于劳动者的依法维权。企业经营也要加强规范用工另一方面,李秀鹏律师认为,类似保安、保洁服务的用工企业,应当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不能因为规避一定的用工风险、降低社保缴纳的成本,而随意采取劳务派遣的形式用工,甚至是选择设立于外地的劳务派遣公司。“企业合法经营,但也要加强规范用工,不能总想着‘打擦边球’,方便了企业,却给劳动者的权益保障、依法维权造成一定的困难和障碍。”他还呼吁,希望政府有关职能部门能够对有关企业开展及时有效地用工监管,加强企业规范用工的引导,将不必要的劳动争议隐患及早排除。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