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河南 > 新闻资讯 > 正文

敲诈勒索犯采写新闻调查质疑玉溪警方渎职

发布日期:2016/9/13 14:19:31 浏览:

河南新闻调查,敲诈勒索犯采写新闻调查质疑玉溪警方渎职 敲诈勒索罪、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敲诈勒索罪立案标准、敲诈勒索罪司法解释。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站内敲诈勒索犯采写新闻调查质疑玉溪警方渎职

2013年01月28日10:53

来源:

字号:_

在时代青年网以一篇署名“记者阳小青发自云南玉溪”,题为《谁是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的幕后导演》的新闻调查质疑玉溪警方渎职,再夺网民眼球。

黄思龙的“道具”——巴西币

黄代英:2000万元财产遭玉溪“黑老大”郭发军聚众哄抢

近日,时代青年网以一篇署名“记者阳小青”,题为《谁是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的幕后导演》的新闻调查,用“祸起一纸无效担保协议”、“非法拘禁36天”、“无端遭殴打致鼻梁骨折”、“四个公司的2000万元财产遭聚众哄抢”、“谁在幕后导演”、“律师说法,郭发军构成非法拘禁罪和聚众哄抢罪”五个副标题载明:玉溪“黑老大”郭发军非法拘禁黄代英36天,并殴打黄代英致伤后,郭发军并不罢休,把手伸向了黄代英的四个企业,二千万身价的黄代英,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千万富翁变成穷光蛋。质疑玉溪警方:“记者从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中了解到,红塔分局答复说,郭小伟、飞海军等人的行为构不成非法拘禁罪,哄抢公司财物的行为是一种债权债务方面的民事行为,红塔分局不存在滥用司法,庇护黑恶势力的行为。”“黄代英告诉记者,红塔分局简直是睁眼说瞎话,她只欠工人的工资也不到1万元,那天哄抢中,明明就有郭发军的哥哥和飞海军、郭小伟等人。”“真如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分局和红塔分局所言,郭发军、郭小伟、飞海军等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和聚众哄抢财物罪吗?记者在北京采访了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知名律师刘大放,刘律师在认真查阅完黄代英提供的证据材料后,肯定地告诉记者,郭发军、郭小伟、飞海军等人的行为已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和聚众哄抢罪。刘大放律师和王正义律师还告诉记者,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民警在本案中已涉嫌渎职罪。”“采访中,一位曾在公安机关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孙警官,善意地提醒记者,要记者注意安全,这位警官曾多次遭到郭发军的电话威吓,‘不要太认真,看你怎么在玉溪混下去’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

郭发军:黄代英大忽悠帮黄思龙骗了我200万

2013年1月13日,郭发军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黄代英是个大忽悠,她帮黄思龙骗了我200万!”

郭发军的法律顾问刘律师说,郭发军系玉溪成吉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最近经熟人告知时代青年网上发现一则《谁是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的幕后导演》的文章,文中所述内容事实严重背离事实真相、严重背离客观事实真相,该文章标题醒目,经多家网站转载,点击率极高,对其的恶语中伤诽谤的同时也是对玉溪公安政法形象的玷污。为此郭发军已经向玉溪市公安局说明了如下六点情况:

一、黄代英与郭发军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黄代英至今还欠郭发军20余万元未归还,且黄代英自己写的说明及法院的两份生效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足以证实所谓“非法拘禁、殴打妇女”并非事实:

黄代英从2008年1月30日开始向郭发军及普学芬(郭发军的妻子)借款,并且于2008年10月23日写下书面保证,保证所欠我的款项59万元于2008年10月31日前还清。且这几笔债务最终分别于2009年5月31日、9月22日经红塔区人民法院判决在案。至2010年9月19日起因黄代英下落不明,无财产可供执行,欠郭发军的20余万元款项被法院终结执行至今。

据阳小青的调查讲述,黄代英从2008年10月27日至12月2日,被郭发军派人非法拘禁36天,但该内容却与事实真相完全不符。2008年11月7日,黄代英书写的一份书面说明证实黄代英是自愿带飞海军、郭晓伟两人为追回黄思龙欠郭发军的债务,约定在追回借款期间,相互不存在限制人身自由,一切事由都出于自愿的约定。而该约定的时间也在文中讲述的“非法拘禁”期间内。

该约定的真实性还有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2009)玉红民一初字第65号判决加以证实,该判决书中针对事实部分存在的争议,黄代英针对该争议提出证据证明“2008年10月31日黄代英的朋友黄晓艳与其一起到中国农业银行昆明市滇池路支行取钱,并将取出的5万元人民币交给叫“飞机”的人。”该段在法庭上的陈述足以说明其在2008年10月31日时其人身自由并未受到任何人的约束。此外,黄代英在该案的调查阶段亲口向法庭陈述:“关于向黄思龙追债的费用,郭发军曾提过,当时我同意,但最终的开支全部由我支付。”如若真存在拘禁、哄抢之事,那为何黄代英一直未报案及2008年12月7、8日遭四十余人哄抢不当场报案。以及在2009年的5月、9月的两次民事审理中黄代英仍说是给飞海军的5万元钱是她自愿给的而被法院最终认定5万元系黄代英、飞海军、郭晓伟等人用于向黄思龙追债的费用。故文章所述“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并非事实。

二、黄代英的公司早在2008年6月份因未通过企业年检而被吊销了企业登记执照,其所办公司也是因自己营业不善而亏损,被其他债权人哄抢,根本不存在郭发军拘禁、哄抢之事:

据玉溪市工商局提供的登记卡片显示,黄代英所办的玉溪市连盛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玉溪市圣卡灯饰有限公司于2008年7月3日未接受年检而被吊销了企业营业执照。其另外一个公司忆连石材有限公司也于2008年6月27日后就未接受企业年检而被吊销了企业营业执照。故在我与黄思龙、黄代英签订《还款协议》前黄代英的三个公司就已面临亏损的困境,其公司最终无法经营也与郭发军没有任何关系。黄代英现在想借机将该亏损责任转嫁到郭发军身上,故请人写了该篇不实报道。因此文章所述郭发军带人聚众哄抢黄代英公司的财物纯属栽赃陷害。

三、黄思龙向郭发军借款贰佰万元,黄代英作为该债务担保人,其签订的担保协议真实有效:

2008年5月27日,黄思龙向郭华军借款贰佰万元整,期限是三个月,即5月27日至8月27日。还款期限届满,黄思龙因个人原因未能按约定时间归还欠款,为了保证债权得以实现,作为债务人的黄思龙于2008年9月27日提供了1000万元巴西币(不具有使用价值)为该笔债务作担保,延长还款期限至2008年12月31日。黄代英作为黄思龙的湖南老乡,又是她带黄思龙找郭发军借款的,所以黄代英自愿为该债务提供担保。2008年9月29日,郭发军、黄思龙、黄代英以及玉溪市忆连石材有限公司经平等、自愿、协商一致后签订了由成吉进出口公司法律顾问杨峰起草的《还款协议》,该协议中明确约定,黄思龙欠郭发军的贰佰万元债务于2008年10月30日前归还,作为担保人黄代英自愿为该笔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范围为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及甲方实现债权支出的费用,保证责任期限为两年。除此之外,黄代英还以坐落于玉溪市“兰苑洋房”的房屋(4幢3单元702号)房屋作为抵押担保物。对于黄思龙拖欠郭发军的贰佰万元债务,玉溪市忆连石材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人,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还款协议》约定的还款期限届满,但黄思龙直到2008年12月11日都未能归还。据此,郭发军于2008年12月11日按协议约定给玉溪市忆连石材有限公司送达了一份催缴通知书。

根据《担保法》的规定,担保可分为抵押、质押与保证,黄代英作为黄思龙的湖南老乡,自愿为黄思龙的贰佰万元债务提供担保,其签订时完全出于自愿,并没有任何人逼迫她。

四、文章中所说“聚众哄抢”实属恶意诽谤,不仅损害了郭发军个人的名誉,也对司法部门的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

郭发军曾于2008年12月11日给玉溪市玉连石材有限公司送达了借款催缴通知书,要求玉连石材有限公司于12月12日(第二天)中午12点以前联系本人办理全部还款手续。据此得知,若郭发军于2008年12月8日带人去抢黄代英的公司财物,为什么还要在11日送达催缴通知书呢?若真的抢走了黄代英的财物,直接以物抵债不是更为方便,又何必多此一举,这明显是不切合实际的。

文章中所说“2008年12月8日,郭发军……玉连石材有限公司的房屋屋顶也被拆除。”试想一下,如此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势必给当地带来严重影响,玉溪司法部门、行政部门会对此事置之不理吗?这不仅不切合实际,而且是对玉溪法治社会的一种侮辱。

五、《谁是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的幕后导演》系抄袭他人文章,且黄代英以及阳小青之前均因刑事犯罪被予以刑事处罚,却不引以为戒,面对神圣的法律,何来脸面再谈尊严二字:

《谁是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的幕后导演》一文中所讲述的“非法拘禁”部分,是阳小青抄袭中国青年报2012年6月4日出版的《谁是非法拘禁的幕后导演》一文,以此文为模板,用偷梁换柱的手法,凭空想象,恶意捏造事实得出来的。其书写手法与《谁是非法拘禁的幕后导演》如出一辙,在被拘禁的时间、手段上都极其相符。

此外,阳小青原系《中国产经新闻》报社记者,2006年,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湖南省隆回县人民法院(2006)隆刑初字第91号判决书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后因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改判其免于刑事处罚,但维持了一审对其的定罪,该判决在网上予以公布时,当地众多网名对阳小青并不陌生,给阳小青挂上了无耻败类、害群之马的丑陋头衔,且众多网民声称此人不止一次实施犯罪行为,只是没法查证而已。对于成吉进出口贸易公司以及郭发军的遭遇,与阳小青之前犯罪的惯用手法如出一辙,其不法用意显而易见。

2011年2月,黄代英因涉嫌偷税、漏税罪已被法院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其判处缓刑,该事实通过玉溪市公安分局法制科得知。黄代英声称要法律还自己尊严,但其本身触犯刑律,就是对法律威严的公然挑衅。

六、黄代英、阳小青的行为损害了他人的名誉,同时也损害了公安机关的形象:

黄代英、阳小青在该文中,戏称红塔分局存在“滥用私法、庇护黑势力”的行为,对玉溪市公安分局进行多处不实指责与诽谤攻击。二人的行为不仅仅损害到玉溪市公安分局的公信力,其虚假言论甚至引起了省公安厅的重视。希望能够引起各位领导的重视,对这种恶意诽谤他人的行为采取措施,维护公民的名誉权。这也是维护法律尊严及公安司法机关形象的需要。

玉溪警方:没有一个叫阳小青的记者到玉溪公安系统调查采访

2013年1月14日,记者就阳小青记者调查玉溪“黑老大”郭发军“涉嫌非法拘禁、殴打妇女、聚众哄抢”等事实采访了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主持外宣工作的女警官张曙辉同志,她表示,红塔区公安外宣部门从未接受过阳小青的采访,阳小青的调查中说“采访中,记者看到了这份《还款协议》复印件,该件是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经侦大队民警黄希钦2008年11月3日在经侦大队复印出来的,原件持有人为郭发军,复印件上还加盖了一枚玉溪市公安局红塔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鲜红的公章。”张曙辉说:“黄希钦不在经侦大队工作。经

[1] [2] 下一页

最新新闻资讯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